天青色等烟宇

#熹妃Q传#药石无医

药石无医(商陆)
八爷篇
旧人燕尔,墓碑绿染。
他这一生,蹉跎了一生,终究还是不得善终,终究负了他……
那年暮秋,他还是八皇子,宫中新招文官。路过宫殿的他一眼就看到了立于殿前那身墨绿色锦衣的青年,不卑不亢,明眸薄唇,眉眼间的清凉是他这一生中从未见过的,一眼误终生。后来,经宫内仆人所说,方知,那是太傅蓝大人的庶子,当朝状元,名唤商陆。
昼长睡起多情丝,看遍林阴商陆花。商陆商陆,倒与他那淡漠的气息相合。
再次相见,是在宫宴上。本是宴间无聊,又遇夏暑烦闷的季节,便想着去园里透透气。却不料,能在莲池旁再次遇见了他。
恰逢夏季,莲花白似玉,暮色下,只见他一袭青色衣裳,黑发一丝不乱的束于锦冠之下,冠上镶着的夜明珠在夜光下光华流转,立于池边,抿嘴轻笑。许是某种契机令他转身目光与他相遇,他突然兴起逗弄他的想法。
“蓝大人怎不在宴上,到这来了。”举身前往,停于他身前轻言道。那丝绸般的发泛着如玉光泽,眉目不羁,却有着不乏文人的儒雅。忽的,他看见了他发间那闪烁的水珠,伸手想为他拂去那水珠,却又半道而停,无端微怔。见他眼底满是疑惑,方道,“夜里更深露重,大人还是回宴上吧。”
“谢王爷相告,臣初次赴宴,多有不懂,还望莫怪。”玉碎般清透的声音响在耳际,夜色中透着几分慵慢懒散。他置于身侧的手微微一动,又停住了。
那是他第一次听闻他言语,清冷的嗓音如同他的人,自此与他纠缠了一生。
而后,朝中颠覆,为了稳住朝权,拉拢朝臣,他娶了太傅嫡女蓝湄儿。
大婚当天,满城欢庆。
婚宴上,还是一身青色锦袍的人,只是那眉眼的清凉早已不复当初,徒留满满的伤。匆忙间,他只听到了一句,蓝商陆祝王爷新婚大吉,早生贵子。
婚宴隔天,他跑遍整个长安城,想和他解释自己不过是为了能独揽大权好和四哥竞争,却始终找不到他的踪迹,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而后,苦心经营数载,计划终是要成功了,终于可以下定决心寻他。他看着下人们忙忙碌碌清理着莲花池,满心欢喜。
偏院里,婢女惊恐的看着疯癫数月的女主人吃吃低笑。那人不会回来了。七年前他们大婚的那一夜,他就再也不会回来了……
后来,不料一朝兵败,他沦为阶下囚。一身宫装她看着脏乱的牢房里,一脸失神的男子,就是这个人,她为了他抛弃皇宫的锦衣玉食,却没想到终是所托非人。幸好她找了太后,皇上念及旧情,接了她入宫,免了此次祸端。
“王爷,过的可好?”
“湄儿?湄儿你告诉本王,他在哪,你哥哥在哪?”一身华服脏乱不堪,他却丝毫不在意,死死地抓着牢门,看着眼前这锦衣华服的女子,眼底尽是祈求。
“哥哥?王爷怕是得了失心疯了吧,臣妾哪来的哥哥?”女子口中细声安抚,身子却嫌恶的往后退了几步,一张玉脸尽是不屑,“王爷可是想知道那下作之人的位置?那你求臣妾啊,你跪下求我,我就告诉你,那下作之人去了哪?”
男人没有犹豫的跪了下去,甚至俯身撑地,呈跪拜姿态。女子错楞的后退了一步,而后愤怒道,“慕凌风,你竟然为了他跪我,哈哈哈哈,你慕凌风堂堂一个王爷竟然为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之子求我。”女子一张精致的面容狰狞扭曲,眼底尽是妒忌:“”我告诉你,他死了,死了,在你娶我的那天,他喝毒酒死的,那毒酒还是我送给他的,亲眼看着他痛苦的死去的。”
“蓝湄儿,你怎敢,他可是你的哥哥啊!”他跌跌撞撞的跑到牢门处,扶着牢门小心翼翼的说,“湄儿,你别骗本王,他是你哥哥,蓝大人啊。怎么会……”
“哥哥?我没有这种以色待人的哥哥!”女子愤然离去,男子颓废的跌倒在地。
无人见到转角的那一抹明黄。
后来,帝看在手足之情,免去他一死,除去记名,逐出皇城,永世不得再回长安。
恍惚间,他似乎又见到了他,那人最喜莲花的清白与坚贞,“我要为你种满满一池子莲花,取名蒹葭……”,他曾在那人耳畔说……
四爷篇
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。
“蓝商陆,你,不后悔吗?他现在已经权覆朝野,只要你再……”他看着眼前的青年,面色苍白怡淡,当真冰凉入骨。明明是相爱至深的人,却一手将心爱的人推人深渊。
“帝皇之位本就不适他,商陆选四爷是不会变的。如若他日,八爷有何欺君犯上的,还望爷能看在商陆的份上,免他一死。”墨绿色的锦衣加身的青年作揖,稽首,四拜后叩首,后俯身跪于他身前。他忙伸手扶起青年。修长纤细的指尖划过他掌心,令他恍惚了一下,随口道:“这本王可没法应承你,若是他来日起兵造反,可就不是你商陆一个小小的计谋可以抵过的。”语境中似有他自己都不成察觉。
“商陆以命相抵,望王爷成全。”青年抽出与他相扶的手,再次叩首。
“也罢,若是真有那一日,本王便将他贬为素人就是……”他见青年如此执着,只能甩手作罢。他不懂,为何青年将皇位拱手让给自己,却一心想求八弟的安稳。
此后,他便从未见过那锦衣如画的青年。八弟起兵时,他甚至有些急切,想着也许青年会再次出现,却没想到,原来他早已不在……
“皇上,八王妃求见。”
端坐在案前发呆的人微微一愣,方朗声道,“宣。”
厚重的宫门应声而开,一道曼丽多姿的身影缓缓而来,那张与青年相似的脸,恍惚间,他似乎又见到了那个一身傲骨,坚贞不拔的人。
“弟媳见过皇上。”娇柔盈若的声音响起,方知那不过是一场荒诞的梦。眼前的人风流蕴藉,眼底的尽是藏不住的欲念,又怎能和那人相提并论。
而后,宫中近身之人,眉眼间多少有些与他相似。胆小怕事的丽嫔佟氏,温柔懂事的慧贵人舒氏,熹妃凌氏……
宫中皆道皇上深爱八王妃,为了八王妃建了蒹葭池,甚至将她接入宫中,只有他自己清楚,蒹葭不过是青年喜爱莲花,而他和青年相遇亦是在莲池旁。
砌草茸茸石径斜,竹篱茅舍带江沙。
旧梦篇
若是无你,何以言欢。
旧巷中黛瓦烟愁,微雨湿了阶上几里青苔。稚童嬉闹,行人匆匆而过。
巷尾木屋桐门虚掩,透过门缝隐约能见两具白骨相拥而坐。
兜兜转转终是补全了,以后再也不修了。